免费发布信息
×
×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日照百事通 > 热点资讯 > 国内新闻 >  “接天线”的纪委原副书记 有什么故事?

“接天线”的纪委原副书记 有什么故事?

发表时间:2019-10-09 12:16:27  来源:  浏览:次   【】【】【

  原标题:“接天线”的纪委原副书记,有什么故事?

  云南省纪委原副书记和正兴的落马和“双开”,都没在舆论场上激起太大浪花。他被宣布审查调查的日子是今年4月1号,跟个黑色幽默似的。而他被宣布双开,又刚好在假期后上班第一天,人们还没从“哈利波特式城堡”所带来的旅行兴奋中平静下来。可是和正兴,真不是个没故事的人。

  他长期从事反贪工作,曾担任云南省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从2006年起就任职云南省纪委常委,直至2016年升为省纪委副书记。后调任省高法常务副院长,最终在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任上被查。和正兴被查的那天除了是愚人节,还有一个很特别的背景: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督导云南省工作动员会在那天召开。

  省纪委原副书记,在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当天落马。不用我说,你自己都会抢答了吧,这太像是某种信号了。和正兴是不是黑恶势力保护伞,我们权且不下确论。不妨先看一下云南省纪委监委对他的双开通报。

  我们看过很多通报,但是内容如此丰富,措辞如此严厉的通报,有好一段时间没见过了。通报指,和正兴为自己营造声势捞取政治资本,污染本单位政治生态;对党不忠诚不老实,表里不一;政治品行恶劣,诬告陷害他人;与他人订立攻守同盟;为了职务升迁,接天线、找靠山、搞攀附;对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置若罔闻,长期违规频繁接受宴请;与不法私营企业主沆瀣一气,大搞权钱交易。我只节选了通报的一部分,读完已不难明白问题之严重。

  接天线、找靠山、搞攀附,这是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行为,犯过这种错误人也有不少。比如原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的双开通报里就说他“搞政治投机和政治攀附”。他投机和攀附的对象里,就包括陕西省原省委书记赵正永。再比如茅台集团原董事长袁仁国,其通报里也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的表述,而他与贵州省原副省长王晓光、甘肃省原省委书记王三运的关系都有迹可循。而和正兴任职纪委的十多年里,正是白恩培、秦光荣等一批腐败分子纵横云南官场的时代,这里面有一个人或几个是和正兴的靠山,恐怕不会令人意外。

  自十八大以来,云南的反腐故事不断,你可能还记得去年西南林业大学校长蒋兆岗潜逃事件。事后云南当地媒体披露,蒋兆岗之所以能提前潜逃,正是因为有人把监委将要留置他的消息透露给他。而《廉政瞭望》的一篇报道称,蒋兆岗牵扯的云南农信社窝案久久未能落案,是因为走了和正兴的门路。这从通报中有关“与他人订立攻守同盟”“搞两面派”等表述里,似乎都可以找到印证。

  上述报道还指出,有人举报和正兴充当某管委会负责人的保护伞,多次压下举报材料,以此给自己的人换取承包工程。而通报材料也指他违规干预和插手司法、执纪执法和市场经济活动,与不法私营企业主沆瀣一气。

  不过说到保护伞,我们不得不旧事重提。今年4月份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云南后不久,孙小果案闹得举国关注,而督导组的一项重要战绩,就是以该案为突破口,查出了云南政法系统一大批涉案人员。我们注意到,孙小果运作减刑出狱、在狱外开办公司这段时间,与和正兴在省纪委任职的时间大体重合,和正兴又恰好落马在督导组进驻的当天。虽然暂时无法断言其中关系,但这么大的一个案子被“摆平”了,至少负监督之责者恐怕难以卸肩。

  通过这种种或明或暗的联系,不难想象作为云南本地的纪检领导干部,和正兴与当地的政商两界有着密切的联系。随着对他调查的进一步深入,一些真相将水落石出。尤其通报里指出,他“污染本单位政治生态”,也就是说不止是他一个人有问题。如果你问未来云南的反腐走势如何,那么答案只能是走向深入。

  (文/于永杰)

责任编辑:祝加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