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日照百事通 > 热点资讯 > 科技新闻 >  区块链技术驱动公益筹款透明化

区块链技术驱动公益筹款透明化

发表时间:2018-03-12 15:02:24  来源:  浏览:次   【】【】【

轻松筹CEO杨胤。

受访者提供

创富·案例

近年来,微信朋友圈经常会有经过平台认证的公益筹款信息,这个平台就是:轻松筹。

今年初,轻松筹宣布完成2800万美元C轮融资,IDG旗下基金领投,腾讯、IDG等老股东跟投。7月,轻松筹联合启动“阳光公益联盟链”,这个“联盟链”背后采用的是区块链技术。

轻松筹CEO杨胤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时认为,区块链技术将解决公益领域长期受到诟病的“资金不透明”问题。通过区块链技术应用,建立起不可篡改的公共账本,保证募集资金的透明。

●南方日报记者 彭琳

实习生 张子俊

创业故事聚焦健康保障类公益众筹

“此前我一直在商业领域,进入公益领域可以说是一个巧合。”谈及自己的创业经历,轻松筹CEO杨胤如是说。

2014年8月,杨胤创立了轻松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业之初以社会化众筹模式为基础,曾上线农产品众筹“尝鲜预售”、梦想众筹“梦想清单”以及公益众筹“微爱通道”等业务板块。作为社交众筹模式的开创者,轻松筹成立之初就打通微信、微博及QQ等诸多社交工具,通过社交渠道的关系传播。

“我们在做轻松互助之前找专家对资金池进行评估,考虑到风险问题没有采用补助的形式推广”。杨胤告诉记者,因为规范操作,虽然没有走补贴扩张路线,但用户数还是增加了。据轻松筹官方数据显示,截至8月26日,轻松筹注册人数超1.67亿人,总项目数超200万,支持次数超4亿。

记者梳理发现,其实在2014—2016年间,涌现了一批众筹模式的互助保障类项目,如水滴互助、众托帮、抗癌公社等,大多通过补贴等方式汇聚用户,但相应的风险放大,最后因为高赔付率导致平台运营不可持续。

随着轻松筹发展,杨胤发现公益相关市场需求很大。于是,杨胤决定对业务做出调整,全力聚焦公众健康保障领域,将其他众筹业务、社会化电商等板块剥离分开运营。目前,轻松筹在公众健康领域提供多方面服务。2016年4月,轻松筹上线轻松互助业务,包括少儿、中青年、老年大病互助行动三个板块。官方数据显示,截至8月26日,三个板块的注册用户分别达63万、766万、20万人次。

巨大的用户数蕴含着巨大的潜在商业价值,资本机构纷纷抛来绣球。2015年4月15日,轻松筹获得唯品会创始股东兼董事吴彬A+轮投资;2016年6月1日,获得2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IDG、德同资本和同道资本;今年年初,完成2800万美元C轮融资,IDG旗下基金领投,腾讯、IDG、德同资本、同道资本以及道生资本等老股东跟投。

不过,轻松筹在盈利模式上也受到一些质疑。此前在发起大病救助时,轻松筹需要扣除用募得资金2%的平台服务费,这一费用被质疑过高,甚至有网友认为这种“雁过拔毛”式收费从情感上无法接受。

对此,杨胤认为平台的运作必须收取一定的服务费和利润。此前2%手续费中,其中1%用于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转账服务费,剩余的1%才是“轻松筹”的真正收入,这部分收入被用于维持公司的运营基础成本。杨胤表示,今年完成融资后,轻松筹针对大病救助项目实行0手续费,提款手续费以及成本由轻松筹和爱心企业补贴。

杨胤表示,轻松筹是一种新的模式,很难用原来的纯公益或纯商业的模式去套。轻松筹并不急于大规模盈利,而是用更多精力建立良好的运转模式和服务模式。“我们一直坚持在优质服务的基础上增加用户,单个用户利润很少没关系,有了用户就不担心未来商业价值的实现”。

??最新技术区块链技术重构公益捐赠信任机制

谈及公益发展,杨胤一直推崇“用技术驱动公益的商业空间”。7月24日,轻松筹联合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等共同启动“阳光公益联盟链”,而这个“联盟链”背后就是区块链技术。

“通俗地说,区块链就是一个收录了所有交易记录的公共账本的概念。每个区块就是账本的每一页,区块上的交易信息就是每页记录的账目。”杨胤表示,区块链本质上是底层技术,这一技术最早用于比特币网络中,是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存储数据的一种独特方式,用来存储大量交易信息。

据杨胤介绍,区块链技术的第一个特点,就是全网共享账本。在区块链平台上,任何交易信息都会被记录,并且可以被平台上所有参与者查看;第二个特点是不可篡改,这个“公共账本”无法进行回溯修改操作。“比如一笔钱去了A地被记录下来,就不可能后面再把这个记录改成去了B地,只能重新生成一条新的交易记录”。

记者了解到,传统账本以机构中心化的方式建立,外人不能查看。而区块链技术则将账本公开化,并建立起一套基于算法的去中心化账本模式。通过这一模式,轻松筹平台上参与者的爱心捐赠会以“爱心包裹”的方式呈现,爱心捐赠的流程结果做成可视化处理,每一环节均可信息同步、多方记账。

“轻松筹的阳光链是区块链技术2.0的产物。”杨胤指出,区块链1.0技术最核心的概念是“公共账本”,而2.0技术则是加入智能合约,即平台参与者相互约定好共同遵守的规则。以轻松筹为例,只要没人举报、资质审核通过,募集金额就进入受捐人账户。在区块链平台上,转账动作由系统自动完成。“屏蔽人工操作,确保资金不被挪用”。

运用区块链技术,意味着打破传统中心化的记账模式,杨胤起初也担心公益组织会产生抵触情绪,但实际与公益组织谈时发现,很多公益组织都是持开放接纳的态度,中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基金会、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等纷纷接入,推动了轻松筹“阳光公益联盟链”的顺利运作。

审核,则是轻松筹面临的另一个问题。轻松筹官网显示,目前共有2098692个项目上线,审核需要耗费大量的成本。“我们现在正探索用AI(人工智能)技术以及深度学习算法,与更多医院互换信息,争取把审核认证的准确率提升,费用降低。”杨胤表示,经过两年的探索,验证成本已经从200元降低到60元,随着将来AI技术的成熟,审核成本会更低。

??未来发展众筹公益监管规范任重道远

工信部2016年10月发布的《中国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发展白皮书》指出,区块链本质上说是利用分布式技术和公式算法重新构造的一种信任机制,区块链上存储的数据高可靠且不可篡改,天然适合用在社会公益场景。

政策利好,推动区块链技术与公益的结合。早在2016年7月,支付宝与公益基金合作,建立了第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公益项目,为听障儿童募集资金。此后,如网络互助平台众托帮引入区块链上线“心链”平台,壹基金引入区块链技术运作“照亮星星的孩子”项目,支付宝爱心捐赠平台、红十字基金会等也都引入了区块链技术。

众托帮首席技术官虞家男曾公开表示,区块链技术有着去中心化、无法篡改以及资料公开透明的技术特征,可以解决平台的信任问题。

政策支持加上众多企业接入,区块链技术一时炙手可热,这一技术是否真对促进公益发展有奇效?

对此,艾媒咨询CEO张毅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区块链技术仍未达成共识。关于区块链在公益领域的应用有两种声音,一种认为在资金使用和留存环节不透明问题没得到解决的前提下,区块链还只是一个新概念;另一种则认为区块链是一种新模式,对于众筹公益将起到变革作用。“虽然没有达成共识,但这项技术是一种思考,效果如何关键在于谁来用,用得好不好。”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秘书长助理兼公众资源部部长朱爱晶也表示,“完整的区块链是可以解决公益行业的公开透明问题,但不意味着只要使用区块链技术,问题就会立即解决”。朱爱晶认为,目前普遍处于探索阶段,在细节上如对于使用区块链技术后,后端基金会资金拨付情况如何展示,展示到什么程度才属于公开透明,尚无具体标准,并不是简单开放数据端口就可以实现公开透明的目标。

而另一方面,近年来300余家股权众筹平台的倒闭,也使得以轻松筹、众托帮等为代表的公益众筹模式受到广泛关注,纷纷猜测这一模式能走多远。

此外,公益众筹平台上的信息审核把关也存在诸多问题。随着网络公益众筹平台的持续火热,虚构病情、制造虚假证明,将众筹平台视为敛财的手段和捷径,类似这样的虚假个人网络求助不在少数。

今年2月,民政部就接到轻松筹公开募捐信息发布不规范、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格等违规问题举报,并就此约谈轻松筹平台相关人员。

对于约谈,轻松筹回应称,将高度重视存在的问题,采取有效措施自查整改,强化公开募捐平台主体义务,加强审核把关,强化日常监管,严格依法运营,更好服务公益慈善事业发展。

张毅认为,众筹公益模式的主要风险是资金的透明度和募捐资质审核。庞大的资金从募集到流转的整个过程中,稍有不透明,就会引起质疑和争议,众筹公益平台必须自觉接受监督才能规避这些风险。同时,张毅还指出,“随着国家新一轮金融监管行动,对众筹这种模式可能会有收紧的动作。”

尽管争议颇多,但对于公益与商业的关系,张毅认为二者并不矛盾,企业做公益必定产生包括运维、人力、市场推广等多方面成本,盈利无可厚非,但必须明确公布盈利资金的用途;另一方面,如果募集的资金是企业留存,那么必须有明确的留存规范。同时,要非常重视招募项目的资质审核。